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很多情况下我们的身体并不由自己做主但这是墓

发布时间:2019-02-03 16:51:24

很多情况下,我们的身体并不由自己做主,但这是不对的

一名陌生人,透过车窗,冲我呼喊。我当时怀抱着刚买的金钱树 —— 一株硕大的热带草本植物。我没听清那位陌生男子说的是什么,但我认为,他应该不是在夸赞我的植株。

他的言辞,虽未入耳,却已刺心,让我回想起曾经遭受的羞辱。不同的男子,从不同的车窗后,向我叫嚣污言秽语,对我评头品足。似乎一旦过了 16 岁,我的身体就不再属于我个人,而是受制于整个世界,或某些驱车过路的陌生男子。

我年幼之时,曾在家中花园里赤着上身,尽情嬉戏。彼时,我的身体,由我做主。我们在方形的后院当中,隔出一小方肥沃的黑土,做花园之用。从 5 岁,到 6 岁,至 7 岁,我和兄弟姐妹们嬉笑打闹,掀起大块的草坪,泥土漫天飞舞,洒上了我们的鼻尖和胸前。

我喜欢新翻泥土的触感,印上我的肌肤。我曾让母亲用泥土将我掩埋,就好像在海滩上戏沙一般。她埋起我的半身,我仰脸微笑,摆着姿势,等待拍照。我享受这种感觉:裸露的肌体,与泥土交融。土里或有种子,来日发芽生根,长出萝卜。土里也孕育着我的身体,来日茁壮成长,由我做主。正如你的身体,也由你做主。

一丝不挂的感觉,就是畅游于海湾的清流中,阳光和煦,镀满苹果树梢。我们沿街边漫步,男士们投来微笑,却无狎昵之意。

我高三那年,第二次来到 J. nney 试文胸,店员在告知我罩杯尺码之时的一声轻哼,逸出丝许诧然,似乎是在说「你怎么能够长到这个尺寸。」

如今,我已然深谙:市面上不乏 E 罩杯以上的内衣。例如,按照英国的尺码,还有 H 罩杯,而美国的尺码对我们总有进步应的则是 K 罩杯。英国的文胸质量更胜一筹。我曾是丰满的女生,耳边时常充斥着人们的戏谑揶揄,女性朋友的艳羡称赞,称我而在于心里装着多少事情未来的男友、丈夫或情人将因此而乐不思蜀。

也常有男子觊觎垂涎。有人会问:「这胸,是否货真价实?」我拒绝回答。它们的大小,非我所定,也非我所控。

插图 / BrianRe不多久就白了头a

但是那时我已认识到,人生在世,很多情况下,我的身体似乎并不由我做主。我在夜总会之时,曾有一名男子擅自抓我臀部,拽我双手,试图将我拉近舞池。不论你如何出言拒绝,他仍无动于衷,照拽不误。他的手似乎在你手上生了根,你越是努力挣脱,他就越是奋力拉近。

在他看来,这就是一场游戏,如同你十指缠在彩色编织管中,想方设法要发力抽脱。如果运气好,你身边的朋友会喝止他,让他离开。而你站在原地,有些失魂落魄,骤然发觉,舞池当中的空气是何等混浊不堪,也不知盥洗室内,是否备有那些芬芳清香的洗手液,给你带来夏日的清新,朝气的活力,开阔的气息。但这样的馥郁,完全隶属于另一个世界,一个不复存在的世界。

当我步行上班之时,一路上总有男子冲我呲牙。他们的笑意,不再友善。「敢问小姐芳名?」他们开腔搭讪。「来嘛,亲爱的,告诉我你的名字。」他们会尾随我而行,浊浊跫音,如同树根拔地而起。我能感受到这样的气息,感受到他们对我的索取。而这并不关乎我本人。也不是因为年少的我曾大胆率性,不着片缕进行园艺,

很多情况下我们的身体并不由自己做主但这是墓

摆弄我的蓝色塑料茶壶与睿思全景拼图。

就算我向他们透露了姓名,他们能否记在心里?他们是否会邀请我共进晚餐,听我讲述童年的故事?此中是否会有真爱?如今我已经能够看清这一现实。我与数名女性朋友一同享用早午餐,该餐厅的血腥玛丽无限量供应,鸡蛋煮得透熟韧劲。我们痛饮三杯之后,不免又开始老调重弹:我们要如何找到另一半?我的朋友们向我靠了靠,说道:「Heather,再给我们说说吧,说说你和 Lyle 的邂逅。」

「好吧,」我喝下最后一口血腥玛丽,说道,「那会我在路上走着。Lyle 恰巧开车经过我身边,冲我喊了声,嗨,亲爱的!然后邀我共赴巫山云雨。当时我想,这小伙子看起来还不错。」但他的这种行为,无关我个人,无关爱情,甚至无关风月,不过是对其所谓的「雄性气概」的炫耀。男人们从中能够获得什么,我无从得知,也无意过问。

有一年,我在法国旅行,挽着友人的臂弯漫步,一名男子尾随了我们五百米有余,大呼小叫,不知所云。河水潋滟生波,石桥横卧。打烊的可丽饼小铺无声静默,彼时,夕阳已落。而我,已被有形的恐惧深深压迫。「我们能对付他,」我向友人悄悄耳语,「我是说,万不得已的情况下,可以为之。」我们继续前行,留意着他与我们之间的距离。我甚是恐慌,无法思考,也不知如何能够在此地搬救兵,找巡警。

某日,在康涅狄克,一名男子开着车经过我身边,却又掉了头回来。「天哪,」我心中一凉。「他又回来了。」恐惧在我体内瞬间绽开,就像孩提时期我们玩的猫和老鼠游戏当中降落伞的缤纷绽放。他有说有笑,看着我如何控制不眨眼,我很爱眨眼。该如何形容他的行为?玩味。耽于折磨他人而乐不可支,嗜虐成性。

如果你受到了这般对待,切莫屈服,切莫微笑。我告诫自己,要像母亲教导的那样,做个坚强的女性,别轻易泯笑,但我总是忍俊不禁。

曾经有名男子对我夸口道:「你可知道我的来头?我就是唐璜,倜傥不群,最佳爱人。不信你自己看。」而我暗自说道:那还真是恭喜您了先生,恭喜了。我冲他莞尔,甚至不禁捧腹。

另一日,黄昏时分,另一名男士,与他的几名朋友,在街边截住我,伸手就要将我硬拽过去。我作何反应?「抱歉失陪,」我说道,「恕不奉陪。」粲粲然一笑。施施然转身。宜慢行,忌逃窜。一旦流露恐惧,他们便会饿虎扑食,穷追不舍。

我再也回不到 6 岁的光阴了。记忆,渐渐模糊了那座花园里的沃土和土壤下我的肌肤。儿时,我寸缕不挂的躯体能够印记在镜头当中,跃然于沃尔格林洗出的照片之上。如今,24 岁的身躯,给我 24 岁的生活带来危境。我的胸脯、我的臀部、我的步态。每一位女人的胸脯,她们的臀部,她们的步态,都是如此。

一切的一切,看起来都像在诲奸导淫。丰唇也好,薄唇也罢;裸露的脖颈,利落的短发,或是飘逸的长发,甚至乎公车之上散落的碎发;饱满的耳垂,乃至纤小的耳洞;衣摆之下若隐若现的脐孔轮廓。T 恤牛仔尽显窈窕,厚重外套也增风骚,怀抱植物信步而行更是锦上添花。

我们深夜归家之时,手中提前握好钥匙,有备无患。风摇影动,我们便心惊肉跳。而光天化日之下的我们,还得假装无所畏惧,处变不惊。数年前的一个夏日,骄阳艳艳。我立于一处码头之上,身无寸缕,我的身体,由我做主。我的两名女性朋友与我并肩而立,同样寸缕未着。她们的身体,亦由她们做主。我们的胸脯,只属于我们自己。我们的衣饰,穿脱由我们决定。我们将其脱下,堆放在干爽的树枝之上,旁边印着我们湿漉漉的脚印。一切,都只属于我们自己。

我们跳入水中。这是我们的选择。婀娜的海草轻抚我们的身躯,穿过我们的指尖,舔舐我们的足尖与腰际,迷乱了我们的思绪。我们握紧拳头,迎击风浪,酣嬉淋漓。我们感到害怕,也只是害怕过往的鱼群。这一想法让我们笑不可抑。夜阑人静之时,向着璀璨星空,我们虔诚致敬,昔日那些涎脸饧眼,全都抛却到了九霄云外。只剩寂静。

- 撰文 :Heather Burtman

质量合格证报价
上海旧中央空调报价
行星轮减速机价格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