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揭秘复旦学生为投毒者求情律师让老师倡导学

发布时间:2019-10-13 01:15:50

揭秘复旦学生为投毒者求情:律师让老师倡导学生参与

法制晚报讯(温如军)本报5月7日刊发了《177学子为投毒者求情》的报道,讲述复旦大学177名学生给上海高院写求情信为“复旦投毒案”犯罪嫌疑人林森浩求情“免死”一事,引起社会各界热议。它迅速导致两种观点交锋——一种认为这是一种正常举动

,也是舆论的一部分;另一种则痛斥“求情”是非不分,触犯了文明底线。

面对公众对复旦学子的争议及指责,近日,《法制晚报》独家采访了“求情信”的倡导者——复旦大学管理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谢百三。

经过多方采访求证,了解到这封“求情信”的出炉内情。今年3月,林森浩之前帮助过的学弟学妹和林父共同找到律师咨询,在律师的建议下,由学生执笔写了这份“求情信”。随后,学生们又找到了谢百三

,希望由他倡导。在学生和老师的共同参与下,才有了“177名学生联名上书”事件。

求情信出炉

律师建议老师倡导学生参与

法晚从“求情信”及“声明”上落款的时间可以看出,“求情信”寄出的时间是今年4月,也是一审“死刑”宣判后不久。

“一审判决刚出来时,林森浩的父亲和同学(医学院的学弟学妹)来咨询过我,并问我愿不愿意做林森浩二审的辩护人。”上海律师严义明告诉《法制晚报》

严律师向前来咨询的林父及同学提出了部分建议,这些建议当中包括“能不能让同学写一封求情信”,让林的家人、同学和被害人黄洋的父亲沟通,尽最大努力求得他的谅解。

“同学们觉得这些建议他们能做的一定去做。”严义明说,之后,这些同学把写好的东西(求情信)拿给他“过目”。

“因为这信是同学们最真实的心理反映,看了以后我觉得原则上没有大问题,我就一个字也没有改。”严义明说。

林的同学找严律师时反复强调,以他们对林的了解,他平时并不是一个很歹毒的人。严义明律师说,这些同学都是林森浩的学弟学妹,对“学哥”发生这样的事,有一些个人的想法也是可以理解的。因为,林森浩平时在学业上,能帮助他们的也是愿意帮助他们的。

之后,这些同学又找到了复旦大学的谢百三教授。为此,谢教授也找复旦大学的领导谈过话。现在(复旦大学的)领导们都非常为难,严义明介绍道。[1][2][3]下一页签名者学生

部分同学在谢百三金融课后签名

《法制晚报》昨天再次联系到这封求情信的执笔者,采访要求被婉拒。但从其他几位同学的描述中,还原了学生签名的过程。

“签名的同学基本上都不认识林、黄二人,更谈不上和他们二人有私交了,包括我也不认识他们,应该说本来是案件的局外人

,但作为复旦的师生,我们对此事是关心的。”谢百三说。

“签名的同学都不认识林、黄二人”一说,从多位签名学生那里得到了证实。

“没有人去特意组织过,我现在只想说‘真的都是自愿的,别的不想多说了’。”上午一位参与签名的同学告诉《法制晚报》。

“我选了谢老师(谢百三)的金融课,上课的教室里有几百人。上完课后,谢老师就说了一下这个事情,并告诉同学有自己愿意签名的下课来签一下,完全是自愿的。”小张同学告诉《法制晚报》。

“当时谢老师还说了,有谁愿意接受媒体采访的也可以留下联系方式。”小张同学强调,自己是2013年才进的复旦大学,和林森浩没有接触过。“我也是通过谢老师的金融课知道这件事(求情信)的

,但之前对‘投毒’事件也有所关注了解。”另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同学说。

随后,经过同学和老师的口头传播,知道这件事(写求情信)的同学越来越多,参与的同学也越来越多。最后收到了177位学生的签名,才有了“联名上书”一事。多数学生都是在谢老师的金融课后签的名,大家对此事情都比较关注。

“我们很多同学都想为黄洋父母做些什么,包括组织捐款什么的,我们并不是单方面想为林森浩开脱。事前也想到做这件事可能会引起一些人的不理解,但还是做了。”一位同学明确告诉。

针对求情信,黄洋的父亲黄国强接受《中国之声》采访时表示,学生的做法“太幼稚”,并要求政府一定严判(林森浩),判处死刑。

“杀人偿命”是黄国强眼中再简单不过的道理。

复旦177学子“求情信”出炉过程

今年3月,嫌疑人林森浩曾帮助过的学弟学妹和林父共同找到律师咨询

在严义明律师的建议下,由学生执笔写了这封“求情信”

随后,学生们又找到了复旦大学管理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谢百三,谢百三教授参与到事件中

在学生和老师的共同参与下,177名学生在求情信上签名

4月20日,求情信连同一份声明书被一同寄往上海高院

事件背景

●2013年4月1日黄洋饮用寝室饮水机中的水后,出现中毒症状。

●2013年4月16日黄洋去世。

●2013年4月25日林森浩涉嫌故意杀人罪被逮捕。

●2014年2月18日被告人林森浩一审被判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2014年2月25日被告人林森浩委托辩护律师正式提起上诉。

●2014年4月复旦177名学生联名上书上海高院,为林森浩求情。

“复旦大学177名学生联名上书”引发的热议连日来一直没有停止。

《环球时报》刊发《复旦学子有权表达对“死立决”的态度》的评论文章表示,复旦学子有权发出他们的呼声。他们表达自己的意见也有一定的合情因素,也是舆论的一部分。

《光明》 “光明时评”发表评论指出,复旦学子的同情心用错了地方。如果同情心是非不分正邪不辨,就会沦为邪恶的帮凶。他们的求情信,让人万分遗憾。

面对“上书举动”的争议及指责,昨天,谢百三发表声明表示:“这件事,177名同学和我是既不为名,也不为利,有什么名利可图呢。”他再三强调,这封信上的签名人完全是自愿的,法学院、医学院同学他自己绝大部分都不认识。“我开始一直不愿出头,不想引起人们的误解。”谢百三在声明中解释说,“我是一个非法学院和医学院的老师,参与此事有点不伦不类和唐突,只想做件善事。”

法晚了解到,签字的很多学生也并不认识黄洋、林森浩二人。谢百三告诉,“177名同学自愿签名已说明了一切。这些同学都很优秀,也都是经过慎重考虑的。正如学校发言人所说,这是他们的公民权利。”谢百三坦言,对于这件事,其实他们发出的只是一种声音,对此,法学界也存在不小的争议。事情的结果还要看上海市高院二审的公正判决。

另外,谢百三透露,事发后,学校曾为黄洋的家里组织过多次捐款。老师、同学、校友们都踊跃参加了,但捐款的具体数额一直是“保密”状态。谢百三认为,这个具体的数额应该由黄洋的家属或代理律师公开

,这样才对得住“献出爱心的所有人”。

“我真想为黄洋家里做些什么,也找了很多企业家想让他们帮助黄洋家里,可很多人也想知道复旦师生现在捐款的情况。”谢百三向《法制晚报》表示。前一页[1][2][3]下一页当事人对话

谢百三:

经过再三考虑才站出来

《法制晚报》(以下简称FW):您同情林森浩吗?

谢百三:首先,我对黄洋同学的遭遇及其家人很同情。但是对嫌疑人林森浩判处死刑立即执行的话,我觉得有些不妥。

FW:您为什么会想着去做这个事?

谢百三:我当时就问找我的那些同学们,“你们怎么会这么同情他(林森浩)?”他们说他们都是认为“林不是一个非常残暴的人啊”,而且还列举了一些林森浩平时的行为。他们多次找到我,在这种情况下,经过再三考虑,我才觉得我应该站出来。

FW:是学生先找的您?

谢百三:是的。医学院的6个学生代表来找我,3个男生3个女生。他们说林森浩是他们上一级的师兄,曾经给过他们很多帮助。尤其是3个女生,讲着讲着就哭起来了。

FW:您当时的想法是什么呢?

谢百三:对被害人黄洋的家人我们要帮,对林森浩要按照法律行事。林森浩的罪行有几种可能,一种是故意杀人,一种是过失杀人,还有就是间接故意杀人。面临的刑罚是死刑、死缓、无期徒刑等,现在的一审结果是林被判了一个最重的。

FW:复旦大学领导知道您做的这件事吗?

谢百三:我跟领导谈过,领导也觉得很为难,说领导现在不好出面。学校怕对受害者家属造成再次伤害,因为目前学校与黄家人的赔偿问题还没有谈妥。

FW:您了解的林森浩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谢百三:他性格很内向,不善于表达,不喜形于色。他家里很穷,妈妈也重病在身。(投毒案未发生之前,)听他同学说,他妈妈得了癌症,为了妈妈的病,全家人坐旁边哭,他(林森浩)只是在旁边低着头,可以看出他也很难过,但他就是不说话。

原标题:揭秘复旦学生为投毒者求情:律师让老师倡导学生参与

原文链接:

稿源:中国青年

作者:

前一页[1][2][3]

微商城免费
微商城怎么做自定义
分销小程序功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