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与新版人民币总设计师面对面任何一种设计都_a

发布时间:2020-01-16 12:28:49

与新版人民币总设计师面对面:任何一种设计都是遗憾艺术,总有不完美的地方

今天,新版人民币100元终于面世了!

人民币与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然而人民币设计却是一个是神秘的工作。新版人民币使用了那些先进的防伪高科技?新版人民币在设计上要不要竞标?新版的100元设计多长时间完成?设计工作压力最大的是什么?

带着对新版人民币的好奇与疑惑,《第一财经》专访了新版人民币总设计师中国印钞造币总公司技术总监邵国伟,请他亲口讲述人民币设计的构想,揭开人民币设计的神秘面纱

新版人民币的高科技防伪

第一财经:本轮新版人民币在防伪设计上有哪些特点?

邵国伟:新版人民币100元最重要的变化是提高了钞票的防伪性,有利于公众识别与银行机具识别。

首先是增加了光彩光变面额数字防伪特征,垂直观察时呈金黄色,倾斜观察时变为绿色;增加了光变镂空开窗安全线,垂直观察呈品红色,倾斜观察时变为绿色。光彩光变面额数字和光变镂空开窗安全线的应用,大大加强了新版100元的防伪性,公众可以通过这两个防伪特征实现对钞票真伪的识别。

第二个重要变化是在机读防伪方面,新版100元对安全线做了技术提升,对整个票面的机读防伪布局做了重新调整,既兼顾了现有的银行机具,又可以防止变造币的产生。

:在哪些方面进行了科技提升?

邵国伟:第一是在面额数字上应用了光彩光变技术,这是目前国际上钞票防伪领域的前沿技术,也是当前各国新版钞票防伪技术的主要选择之一。光彩光变面额数字通过观察角度的改变,在颜色上呈现从金黄色到绿色的变化,并具有光带滚动效果。第二是采用了光变镂空开窗安全线,这条安全线既具有光变特征,又具有镂空特征,即对光透视可见“?100”字样。这两项防伪技术的使用,充分提升了新版100元的科技含量。

:对普通老百姓来说,哪个防伪特征是最容易识别的?

邵国伟:最容易识别的防伪特征,就是前面提到的光彩光变面额数字和光变镂空开窗安全线这两个防伪特征。

:新的防伪特征的应用在技术上是否存在难点?

邵国伟:钞票上使用的防伪技术首选成熟技术,同时还要根据各国的实际通过工程化试验进行验证。新版100元光彩光变数字的设计大小,既要有利于识别,又要保证成本与效果相匹配,这是遇到的难点之一;第二个难点是光变开窗安全线与钞票纸张的结合,既要保证钞票的平整性,又要保证安全线与纸张结合的牢固度;第三个是印制质量,如何保证油墨与纸张、安全线三者的有效结合,这也是一个难点。在整个设计与生产阶段,我们通过大量的工程化试验,一一攻克了这些难点,最终为公众提供了符合流通要求的产品。

:人民币设计上与其他国家货币还有什么不同?

邵国伟:首先是设计主题的不同。各个国家有着不同的历史、文化与人文传统,这就决定了各国钞票具有不同的主题和艺术特性。其次是流通环境的不通。各国往往依据本国的流通习惯来决定钞票的颜色与尺寸,如美元所有钞票的颜色、尺寸都是一样的,欧元则是颜色不同、尺寸不同,人民币不同券别的颜色、尺寸均不相同。第三是防伪技术应用可控。人民币上所使用的技术,均实现了质量可控、成本可控、产地可控,从而保证了人民币的可持续印制。

:人民币背面的图案如何确定?

邵国伟:第五版人民币背面图案的方案是由设计者提供多种方案,经过专家评审、筛选,最终由主管部门批准,确定为自然风光(应用于小面额)和重要建筑(应用于大面额)。

:能否给读者总结一下,怎么识别新版人民币真伪?

邵国伟:辨别钞票真伪,最重要的方法就是充分了解真钞,掌握真钞的防伪特征与票面特征。对于新版人民币来说,先是要看新版的面额数字与安全线,光彩光变数字垂直看是金黄色,侧看是绿色,光变安全线除了变换角度观察颜色从品红变绿外,还具有动感滚动效果,此外还要观察其他的防伪特征,如横竖双号码等等;再就是观察新版人民币的图案、版面效果等与旧版的不同。掌握了这些,才能更为有效的辨识出钞票的真伪。

耗时1年反复修改设计

:请问本次新版人民币设计的初衷是什么?

邵国伟:可以改版的原因主要是三个方面,第一个就是防伪,防伪技术的提升需求是过个钞票改版的重要原因。第二是国际惯例,一般来说钞票的流通周期为8到10年,这样有利于保持防伪时效性。第三个是科技的发展,新的防伪技术的产生,给我们对钞票进行提升改版提供了很好的条件。

:请您介绍一下新版人民币设计理念?

邵国伟:钞票设计理念是在不断发展的,与钞票的流通环境、科技发展等因素息息相关。过去人民币的设计理念注重民族性、艺术性和实用性,但是随着科技的发展和流通环境的变化,我们把防伪性作为很重要的方面,所以现在钞票设计首重防伪性,以及流通性和艺术性。

防伪性是钞票的生命,一旦钞票的防伪性不能满足流通需要,其生命周期就将终结。防伪性主要分公众防伪和机读防伪两大方面。所谓公众防伪是指公众通过手摸、眼看、耳听等直观的方式来辨别钞票的真伪;机读防伪就是通过银行机具,如点钞机、验钞机等设备来识别、鉴别钞票的真伪。

流通性就是在流通领域里面公众能够在很短时间辨别出钞票面额,比如美元,所有钞票的颜色、尺寸是一样的,靠什么来辨别?靠的是通过不同的总统头像来辨别面额。人民币每个钞票头像都是一样的,都是****像,靠的是不同的颜色和面额数字来辨别。流通性很重要的,能够在比较短的支付过程中辨别出面额,这也是钞票非常重要的要素。

从艺术性上来说,每个国家把钞票作为名片,每个国家都有独有的特质,能够反映国家的文化、艺术和时代风貌。所以把防伪性、流通性和艺术性作为现代钞票设计的理念。

:新版人民币在设计上有没有竞标环节?

邵国伟:人民币的设计不同于美元、欧元。欧元发行3年以后,对公众提出下一版的提升,公开竞标。人民币的设计处于保密阶段,不对公众公开,人民币是定向竞标。

这一次主要是央行规定了在色调、规格尺寸、主题不变的情况下,提升防伪功能,主题没有大的变化。图纹方面实际上稍有差异,更主要的是这一版钞票和原来的钞票在主色调上更加统一,可以看到这一版钞票颜色主色调有蓝的,主色调特别明确,这也是和时代的发展相关的,这个色调特别明确有利于公众识别。如果说中间有蓝的有绿的,会和其他的蓝的绿的钞票识别起来有困难,所以主色调这次是特别统一。大家在很远的地方看是红色的,色调很明确。

第一财经:新版的100元设计多长时间完成?

邵国伟:新版人民币的设计工作是在中国人民银行的领导下,在中国印钞造币总公司的组织下开展的。2013年8月21日,央行总行确定了百元钞票的提升计划;在这以后,我们一方面做设计的调整,反复的试验,到2014年的8月份试验工作完成。从去年8月份到现在完成生产,保证11月份的发行,整个的设计试验过程历时1年多的时间。当然在总行确定提升计划之前,我们已经做了大量的设计尝试和技术储备。

:本轮新版人民币设计改了多少次?

邵国伟:本轮新版人民币设计经历了约五、六次调整。

:1年多的设计过程中什么是最难的?

邵国伟:最难的一方面就是新版100元所使用的防伪技术与原有票面设计的有机结合。根据央行要求,新版100元既要保持原色调不变,还要增加新的防伪特征,防伪特征与票面要实现有机结合。这是最大的难点。

第二是****像的线纹结构的变化。****像的点线排列都是有变化的,用放大镜看,所有的线和点,包括纹路都是不一样的,但是外观上都是要保持一样,因为总行要求我们****图案保持一致,所以这是一个难点。公众说这两张钞票基本一样,但是图文上是不一样的。

第三是图纹方面的调整。新版与旧版的图纹上看上去是一样的,实际是不一样的,这样有利于防伪。为此我们花费了很长时间,更多的时间我们花费在试验上。因为中国的钞票量特别大,一个小的改动就影响到未来几年成本的提高。工艺环节的合理安排有利于成本的控制。

第四是色调的统一。这也是很难的一点,但实现色调的统一更有利于公众识别。

:设计过程中有没有考虑用塑料的钞票?

邵国伟:二十年前,96年发行塑料钞以后,世界上塑料钞的使用也在增加,目前大多数国家是用纸钞,塑料钞的特点是耐流通性和防伪,纸钞最重要的方面是水印和在纸里面植入更多防伪特征,各有各的特点,目前这两方面都在相互融合,纸张更重要的是耐流通性,甚至欧元开了窗口,有利于公众识别。

最具有挑战性的学科

:你是怎么开始从事人民币设计行业的?

邵国伟:我是从1978年上海美专毕业的,毕业之后分配到这个岗位做设计,后来到中央工艺美院深造,从工艺、技术、艺术等方面提升自己。我在钞票设计岗位工作了21年的,在钞票设计管理与科技管理岗位工作了16年。经过多年来钻研与付出,钞票设计对我来说,已经由一份工作转化为毕生的事业追求。

:从老百姓看来,设计人民币一个是挺神秘的神圣的工作。你自己怎么看?

邵国伟:钞票设计是一项最具挑战性的学科,是人文、艺术和技术工艺的结合体,同时钞票也是受众面最广、使用率最大、关注度最高的特殊产品。作为钞票设计师来说,有使命感、感和光荣感。

:钞票设计是设计行业里面是最顶级的吗?

邵国伟:应该说是最特殊的。这里面不仅仅倾注了设计师的心血,还包括了国家领导人的关心、央行的领导、各相关企业的组织等等,所以难度是比较高的。一般的工艺品不具备这么高的关注度。

:不仅是人民币国际化,包括设计越来越和国际接轨?

邵国伟:我们这次设计就是运用国际化的视角。第五套人民币的总体设计改变了我们传统的设计模式,以防伪作为重要的设计理念,在设计上为防伪技术的应用预留了更多的空间,从而能够实现现代防伪技术和传统防伪技术的有效结合。

任何一种设计都是遗憾艺术

:还有什么难忘的事情在设计过程当中?或者在试验过程当中?

邵国伟:试验过程中最难忘的就是我们在试验过程中会碰到问题。比如说纸张的平整性,我们开始试钞的时候就是不平整,这个是纸张和塑料薄膜的结合,大家知道塑料薄膜和纸的张力是不一样的,两个要保持一致,才能保持纸张的平整性。所以为了解决印刷过程中钞票票面的平整性问题,我们付出了很大的努力。其次是对产品质量的控制,包括油墨、纸张、印刷等方面的控制,要确保质量的可靠性,我们也做了大量的试验工作。

:设计期间有意思的小故事是否愿意和大家分享?

邵国伟:钞票设计是一个总体的工作,有纸张、油墨、质感、印刷等,如何做到有效整合是比较难的,在实际试验过程中确实会出现很多问题,比如怎么解决纸和油墨的关系等。重要的是要协调解决各个环节的问题,要组织专家对问题进行评估,确定解决方案,把问题解决。

可以说这次设计时间特别短,从2013年的8月确定之后,差不多一年的时间就投入生产,设计调整也是很多的,设计师要反复对比颜色,要得到管理者的认可。

其实试验过程不是难忘,是艰难。因为各个方面都需要匹配,每个人都会从自己的角度来评判,要协调方方面面的工作。我不仅是个设计师,还要负责整个产品开发工作,领导的支持、包括专家在内各方的配合是我们完成这一项工作的最重要的保障。在新版100元的印制过程中,包括现场的印钞工人在内的方方面面互相配合,有问题随时进行调整,这样才确保我们很好地完成了工作。

:第一天拿到这样的任务的时候,你的心情是什么样的?

邵国伟:我们始终在为央行履行服务职责。得到央行的指令后,我们既高兴又感觉压力很大。印钞造币总公司成立了工作领导小组和专家评审组,从总体上进行组织协调,以确保圆满完成任务。

:没有周末?

邵国伟:没有周末。为保证今年11月12号的正式发行,我们印制行业包括6家印钞厂在内的相关企业做了大量的工作。前期总公司组织开展了大量的试验工作,试验结束在获得人民银行总行的批准后转入大生产阶段。在大生产阶段,整个印制行业的相关企业,包括科技专家与生产现场的工人等等在内,加班加点,不辞劳苦,克服了种种困难,保证了新钞的顺利发行。

:有遗憾吗?

邵国伟:任何一种设计都是遗憾艺术,总有不完美的地方。钞票设计方案的实现,与大生产的实际是紧密关联的。凡是与大生产不符合的地方必须要割舍掉。可以说,设计方案与实际的大生产产品还是稍有差异的,这一点也是方案转化为实际产品的必然选择。所以在这个过程中,可能现在觉得效果还可以,之后可能就会发现在印刷等过程中还有很多可以提升的空间。

:看到新版的设计发行,是什么感受?

邵国伟:首先是担心,发行之后公众对人民币的提升会怎么评价?会不会出现意想不到的问题?一张钞票发行之后公众不是用一般的眼光来看待这张钞票的,而是等于用放大镜来看。如果有一点闪失,绝对会引起关注。虽然发行前有层层把关,但这种担心还是会有的。其次是高兴。高兴的事我们能够圆满的完成总行、总公司交付的任务,为人民币的防伪做出了自身的贡献,向社会交出了一份令人满意的答卷。

小儿积食什么原因一周岁宝宝消化不良怎么办

宝宝脾虚吃什么药
产后感染不良后果
什么草药活血祛瘀
剖宫产术后如何预防便秘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