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冷王怪妃第一节客来梦觉知何处

发布时间:2020-01-29 11:10:08

冷王怪妃 第一节 客来梦觉知何处

四月的梨花开满了院子,春风拂面,还带着diǎn寒气,满院的梨花在风中飘摇而下,惹得一地的雪白,平添一抹凄美,院子里的声音也似乎呼应着这满院的落花,“xiǎo姐,xiǎo姐,你快diǎn醒来啊,少爷一定会没事的。”

房间里躺着一位姑娘,双眼紧闭,面容上还有着泪水冲淡胭脂的痕迹。

“暮雨,主子都已经昏睡了一整天了,会不会……”话还没説完,便被打断了“不会的,别胡説,大夫説了xiǎo姐她还有气息,她只是,只是急火攻心罢了。xiǎo姐,你可要快diǎn醒来啊。”“那我打开窗,透透气吧。”微雨推开了窗户,窗外的天色渐渐暗了下来,风吹来还是觉着有些冷,微雨又把窗户关了起来。

烛光照映着书桌上的公文,显得一场静谧,一个冷冷声音打破了这份安静“梨舞院有什么动静?”

“还与白日一样,王爷要不要去看看。”

他瞪了管家一眼,淡淡地説“那是她的造化,与本王何干,如此懦弱的女子,如何配站在本王身边,下去吧。”

“是。”老管家退了出去,xiǎo心翼翼地关上了房门,转过身背着手,摇了摇头,谈了声气,踏着夜色离开了。

“你説,主子都这样了,王爷就算不亲自过来,也该派个人来问一下吧。”

“你来伺候xiǎo姐又不是一天两天了,又何曾见过王爷何时待见过xiǎo姐。”暮雨坐在床边的凳子上,眼睛望着躺在床上的xiǎo姐,转过头来,对一旁的微雨説:“好了,你先去睡会儿吧,我在这人看着呢。”

“不行,我得和你一起陪着主子,你一个人每个人説话多无聊啊。”

“你不困吗?”

“困啊,可留你一个人我不忍心。”

暮雨笑了笑,説道:“既然如此,我们一起等xiǎo姐醒来,xiǎo姐一定会醒来的。”屋子外风依旧若有似无地吹着,梨花一片片静静落着。

天渐渐亮了起来,床上的人睁开了眼睛,不解地望着周围,暮雨叫了起来:“xiǎo姐,你可算醒了。”説着説着,眼泪落了下来。

趴在桌子上打着瞌睡的微雨,被暮雨的叫声惊醒了,揉了揉眼睛,站了起来,看着眼前的人,眼睛也红了,略带着哭腔説:“主子,你终于醒了,知不知道奴婢和暮雨都急坏了。”

床上的人坐了起来,看着周围的一切,闭上眼睛深呼吸后,又睁开了,“不是做梦。”

暮雨连忙接过话:“xiǎo姐,你醒了,当然不是做梦。”

她又看了看躺着的床是雕花的,床上有着帘幔,自己与旁边的人都穿着一身古装,周围的摆设也充满了古色古香,她问道:“这不是在拍戏吧?”

“主子你説的什么啊,把我们都弄糊涂了。”微雨和暮雨一同盯着她,似乎等着她回答。

而她正想着:我该不是穿越了吧,天哪。于是问道:“告诉我,这是哪儿,我叫什么,你们又是谁?”

“xiǎo姐,你怎么了?”

“暮雨,你説主子会不会悲伤过度,傻了呀?”

“你説什么呢?”暮雨瞪了微雨一眼,微雨低着头,看着自己的鞋子。

“我没傻,只是悲伤过度,刚醒来有些事情还记不起来,你们告诉我啊。”

微雨轻声地説着:“悲伤过度还会有这症状?”

倒是一旁的暮雨,説了起来:“xiǎo姐,这里是王府,您是言王爷的正妃,娘家姓雪闺名唤凡音,奴婢叫暮雨,打xiǎo便跟着xiǎo姐的,她是微雨,是王府的丫鬟,名字是xiǎo姐赐的,自从xiǎo姐嫁进王府,便跟在身边了。”

雪凡音心理想着:王府,王妃,这身世够显赫的,在现代那就是一群富二代,又问道:“这是什么朝代?”

“主子,您真糊涂了,这是东逸国呀。”

“东逸国?”雪凡音想着:我虽然是学渣,可这古代历史凭着自己的兴趣还是不赖的,没听过这国啊,不过世上稀奇的事这么多,做个催眠还能穿越的,见怪不怪了。“给我那个镜子来吧。”

“镜子?”雪凡音心里嘀咕着:这时候他们还不一定知道镜子是什么呢,又説道:“算了,那个微雨给我打盆清水吧,暮雨你再跟我讲讲这王府的事情吧。”既然到了这儿,总得知道自己是什么处境吧,出于这种想法,雪凡音听着暮雨讲着这王府的事情。

“xiǎo姐,该从哪儿讲起呢?”

雪凡音从床上走了下来,在桌子边的凳子上坐了下来,拿起茶盘上的杯子放在桌面上,又拿着茶壶往杯子里到了些水,边倒边説:“就从我如何悲伤过度讲起吧。”话音刚落,又説道:“这水多久了,能不能喝?”

暮雨笑了笑,“xiǎo姐放心,这水是昨儿的,能喝。”雪凡音拿起杯子喝了一口水,对暮雨説:“别站着,坐下讲吧。”

暮雨自是不敢,摇了摇头,可雪凡音却説:“叫你坐就坐,不是半会儿还讲不完呢,你站着不累我看着还累呢。”

暮雨想着:xiǎo姐平常对懦弱了些,对她们倒也是不错的,尤其是她,这里又只有她和xiǎo姐两人,于是望了望雪凡音,便在一旁的凳子上坐了下来。“xiǎo姐,奴婢説了,您可不要再昏倒了。”

“説吧。”雪凡音又倒了一杯水淡淡地道。

暮雨吸了口气,才有些许忐忑地道:“xiǎo姐会悲伤过度,是因为听到少爷在战场失踪,了无音讯,可能,可能……”后面的话暮雨担心雪凡音忍受不了,不敢再往下説,但她不知如今在她面前的早已不是当时那个雪凡音了。

雪凡音放下手中的杯子,“是我哥哥吗?”暮雨diǎn了diǎn头,两人都不再説话,暮雨是怕説多了会让xiǎo姐更伤心,而雪凡音则是在想:明明我不是这主人了,为什么当暮雨説少爷的时候脑海里总会浮现出他的影子,似乎还有个人在喊着哥哥,还能感到一股悲伤呢,难道我仍旧有这具身体主人的记忆。

“主子,水来了”屋内的安静被微雨的声音打断了,担心xiǎo姐再次昏过去的暮雨也松了口气,见微雨回来了便站了起来。

雪凡音站了起来让微雨把水放在桌子上,低下了头,看着现在的模样,心里想着:这姑娘,虽説不是什么倾国倾城的,倒也算清秀,一张鹅蛋脸,两弯浓眉,不画而黑,一双眼睛,不大但也算不上xiǎo,xiǎo巧的鼻子虽不是很挺,却也不塌,一张xiǎo嘴不diǎn而朱。

“主子看什么呢?”见雪凡音一直盯着水在看,微雨一边问着一边也把头低了下去。

“看我自己。”雪凡音説着又坐了下来。“你们两个坐下,再给我讲讲这王府的事吧。”

两个丫头互相看了看也都坐了下来,暮雨开口説:“xiǎo姐王爷嫁进这王府已有一年多了,只是王府最受宠的是王爷的侧妃,宋梦琴,xiǎo姐您还是如以往那般能避便避开她吧。”

“哦?这王府有多少侧妃?”

“王府只有宋梦琴一位侧妃,王爷也无别的妾室了。”

“你们胆子可真大,既然她这么受宠,还敢直呼人家名讳。”

微雨噘着嘴气愤地説着:“谁让她对主子不敬的。”

雪凡音笑了笑,“我与王爷如何?”

暮雨连忙接过话“xiǎo姐与王爷是相敬如宾。”

“相敬如宾”雪凡音看着醒来后身边一直只有这两个丫头照看着,这主人定不是什么受宠之人,相敬如宾难道不是熟悉的陌生人?雪凡音如是想着。

只见微雨一手托腮,边叹气边説:“如今,雪少爷不在了……”话未説完就见一旁的暮雨拉了拉她的衣裳,这一拉,微雨似乎想起了什么,忽然捂上嘴巴,又拿开手,看了看雪凡音,低着头説:“我的意思是雪少爷现如今不在主子的身边,还有何人能护着主子呢?”説到后面声音也越来越xiǎo,头也越来越低。

“再低下去要撞到桌子了。”雪凡音看着微雨方才的话有些不好意思,便岔开了话题,“对了,暮雨,我父母呢?”

“老爷三年前阵亡在战场,夫人听到这消息一病不起,没过多久也随老爷而去了,只留下了xiǎo姐与少爷,xiǎo姐与王爷的婚事则是在老爷出征前订下的。”説到后面暮雨的眼眶已经红了,若是老爷夫人还在,xiǎo姐又何必在这王府看人脸色呢。

雪凡音听着暮雨的话,脑海里似乎出现了一些她与父母兄长的一些景象,雪凡音发现她与这主人的记忆似乎在慢慢融合。“这么説雪家只剩下我一人了。”

“xiǎo姐……”

“好了,我一个人也可以很好的。”雪凡音想着穿越前她父母也已不在了,只剩下她一人了,这或许也是她与这主人的缘分吧,既然如此,便用雪凡音的身份好好活下去。要好好的总该摸清这王府的水吧,“微雨,这王府除了那个侧妃,还有哪些人是轻易不能惹的?”不明不白地穿越了过来,再糊里糊涂地丢了xiǎo命那不是太冤枉了。

“主子,这王……”一旁微雨雨话音未落,便响起了“咚咚”的敲门声。

浦东新区人民医院怎么样
石家庄皮肤病医院电话多少
贵阳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哪家最好
潍坊白颠疯医院哪家好
秦皇岛专门治妇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