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劫修传1872章宁负天下莫负卿

发布时间:2019-11-19 21:10:26

劫修传 1872章 宁负天下莫负卿

巨鹰道:“降龙大士,诸师弟说的有理,此刻水势浩大,若不及时退兵,只怕损失惨重。:e766fe636f6d”

索苏伦怒道:“昔日我与火凤火凰并肩战斗,何曾有半步退缩,我等还有百万精兵为后备,皆持无敌黑旗,对手虽是势大,亦是强弩之未,此刻若退,日后你如何去见师尊”

凤八被索苏伦一番话说的羞愧不已,只能再振鹰翼,来战水神。火凤弟子见凤八不退,也不敢擅离战场,只好再祭火墙,以阻水势。

九珑凝目瞧向这位降龙大士,心中狐疑,只因此刻玄武驱动大水攻敌,对方数目再多,又怎能抵挡得住降龙大士坚持不退,分明是让凤八陷入死地了。

不过便是以九珑目力,也瞧不出那降龙大士实为索苏伦假扮,毕竟魔界无相魔功绝非泛泛。

就见那索苏伦四处催促火凤弟子出战,又在阵前挑衅道:“谁敢与我斗法。“

此时御劫之众中,除了九珑对降龙大士身份产生疑心之外,便是原承天心知肚明,其他修士怎能识出索苏伦真面目

,当即便有修士冲将出来,来战索苏伦。

索苏伦便持法剑与数名修士厮杀,以他神出鬼没的手段,数修怎是对手,只斗了片刻,手中法剑便是打落。

那降龙大士虽是打落对手法剑,倒是不肯骤下杀手,而是口中道:“你等后辈也敢与本座争锋,速速离去,便饶了尔等性命。“

见降龙大士连胜对手,凤八更不便后退了。

玄武见对手不退,可谓正中下怀,一边御使水神与巨鹰斗法,一边驱动大水,再度冲击火墙。便因降龙大士此番逞强,又不知葬送了多少兽禽性命。

索苏伦连胜数场之后,更加得意洋洋,用手中法剑一指对面道:“听说你们有个原承天,如何如何厉害,可敢出来与我一战。“

这番话顿时恼了猎风,猎风便将双手一分,分开面前大水,大踏步向索苏伦奔来,索苏伦见是猎风出场,心中暗笑道:“不想惹出这位煞神来,也罢,便借猎风之手,助我妙计成功。“

猎风也不答话,上前伸手便拍,索苏伦口道:“你又是谁,生的这般长大,瞧来倒也威风,不知道是不是中是不中用。“抬剑便来相迎。

不想那法剑与猎风玉手一触,顿时粉碎,此剑不过是寻常法宝,怎堪猎风一击。

索苏伦失色道:“怎的这般厉害是了,你这是万法不破神功,难不曾你竟是九渊魔龙化身。“

猎风冷笑道:“算你有些眼力。“玉掌再次拍下。

索苏伦急忙闪身避过,大叫道:“这魔龙好不厉害,本座着实敌不过。“转身便逃。

猎风哪里肯舍,就在索苏伦身后大步赶来,索苏伦一道身形,直冲着火墙去了,口中叫道:“速速移开火墙,莫要烧伤了本座。“

火凤弟子见他被猎风赶过来,心中也是惊慌,此战猎风威风八面,谁见了不胆战心惊,不想连降龙大士也是不敌。既然连凤八都视此人为上宾,诸弟子怎敢大意,慌忙移开火墙,放索苏伦过来。猎风追得极紧,也恰好挤过火墙去。

猎风本意是要去追索苏伦,如今既跨过火墙,来到人堆里,自然不会放过,何况索苏伦逃得极快,此刻已是没了人影,猎风只好强压怒火,先将面前的火凤弟子收拾了再说。

火凤弟子怎敢放猎风过去,便齐齐驱动银车,来战猎风,被猎风随手拍碎了两辆银士,杀了数名火凤弟子,那火墙眼瞧着已是漏滴洞百出。

兽劫之众本靠着这火墙挡住大水,方能有一丝生机,如今火墙再次被攻破,玄武趁势驱动大水攻来,火墙背后的无数兽禽再次遭劫,一时间波涛汹涌,无数兽禽在水中载浮载沉。

火凤弟子见大水再次涌至,那猎风又是悍勇无比,便知道其势不可力敌,只好转身便逃,心中皆是暗恨索苏伦。皆忖道:“若是早退,又怎会折损这许多兽禽。“

这时巨鹰与水神之战,也分出结果了,原来那水势向前一里,便会弱了一分,此刻大水又冲出百里去,水神的体形亦弱了许多,被那巨鹰双翅一扇,顿时打得粉碎。

便在这时,原承天刀君亦至,巨鹰见不是头,只好将双翅一扇,便退了千里,与远处的百万兽禽合为一处了。

这番大战,将大漠中的数百万兽禽几乎诛杀大半,其中又有七成是死于水族手中。

在这大水之中,无论是兽禽还是修士,其修为皆是要大打折扣了,但水族在水中修为反增三分,故而斩获极多。

原承天放眼望去,只见那大水淹了大漠,水域之广,计在三千里方圆,其后数日,这大水一时难退,最终定会形成万里泽国,而地域一广,水势自然就弱了许多。再也难以威胁到兽禽了。

不过这场大水,却灭了三四百万兽禽,将北域兽劫之众几乎打杀了一半去,玄武此番已立奇功。

猎风见对手退去,自然仍是向前冲杀,一心要寻那索苏伦斗法,对那水中的兽禽却是正眼也不瞧。

正行得紧,身后九珑与原承天双双赶上,猎风道:“主人来的正好,刚才那降龙大士不知藏到哪里去了,还请主人动用神识,替我寻他出来。“

原承天笑道:“此人不寻也罢。“

猎风道:“此修大言不惭,竟敢放言与主人斗法,委实可笑之极,瞧他手段,也只是平平,猎风务必要寻出此人来,也好杀杀他的威风。“

原承天不便泄露机关,便道:“对手虽是败退,仍有百万兽禽大军,且残兵亦是数量惊人,我等诸修,皆是力竭了,今日不可再战。“

九珑瞧向远处,只见那百万兽禽之众,阵容甚是整肃,虽见大水冲来,却无一名兽禽乱动,且阵中杀气冲天,神光无数,显然藏有奇宝。

于是道:“北域百战精兵只怕皆数在此了,今日的确不易再战。”

猎风见九珑也这般说,只好停下脚步来。

九珑又向前方瞧了瞧,道:“凤八虽败,尚有一战之力,且那阵中神光无数,定有奇宝,承天可有良谋”

原承天不便将索苏伦之谋公然相告,便笑了笑道:“珑儿伸出手来。”

猎风吃吃一笑,便转过头来,九珑啐道:“姐姐,你莫要笑我,等见了宗逊,也有你的好看。”知道原承天此举必有缘故,就将玉掌伸了出来。

原承天便在九珑掌心中写了四个字“魁神在彼。”

九珑见原承天写罢,不由一笑,轻声道:“原来如此。”

想了想,施出一道禅言来,罩住三人,这才道:“此战已惊动青龙世尊,就怕世尊窥破承天此策,告之凤八,魁神等反倒陷入险境了。”

原承天叹道:“珑儿,你初来仙庭,尚不知那世尊的心思,正所谓天地视苍生如刍狗,在那世尊眼中,这些仙庭兽禽,那是无缘进入新域的,正好借这场兽劫杀得干净,唯有在此劫死里逃生之人,方算是大德之士,得入新域避祸。”

九珑心地极慈,听到这般说法,面色惨然,道:“世尊道心如铁,令人生寒,这么说来,一旦仙庭崩塌,侥幸生存者,只怕是万中无一了。承天对此又有何策”

原承天道:“两大世尊法力通天,早已挣脱天地索缚,但想来创界划域之时,却遇到极大阻碍,故而难以创建一座极广的新域,安置五界苍生。而我所创建的苍穹界,亦是界域狭小,便连昊天之众也难安置,其他诸界,更是难以顾及了。承天每念及此,着实忧虑。却也是无计可施,除非给我十年时间,容我冲破天地索缚,或许才有办法可想。”

九珑道:“我在苍穹界中反复推算,这仙庭虽说随时都会崩塌,但若是诸位大能齐心,保仙庭十年不崩,应该并非难事。就怕仙庭兵连祸劫,承天又如何静心修行十年。”

原承天道:“只要仙庭十年不崩,便是战火连连,承天修这紫罗心法,倒也不必时时静心。只是若想保仙庭十年无恙,需得面见青龙,请那青龙出面,邀大帝老雕为助不可。”

九珑道:“此事却有些难了,那大帝远在九渊,本不能过问五界中事,大帝稍有动作,难免会被两大世尊所忌,老雕当初亦有约定,只在混沌碎域逍遥,亦不能管五界事。”

原承天道:“此事虽是千难万难,却是唯一的办法,只是目前紧要之事,还是先将这场兽劫消饵了再说,维持五界之事,只能从长计议。”

九珑道:“我在苍穹界推演之时,亦发现一个绝大的秘密,此事承天务必知晓。”

原承天动容道:“珑儿,我知你心怀天下,明知神算逆天,也要勉强而为,但此事关乎五界苍生,我虽是极担心你,却也不便阻你。如今你既然发现天地玄机,又怎敢明言,只怕你此言一出,便重蹈昔日覆辄,到时却让我情何以堪。”

九珑听罢,只好默默无言。

原承天见九珑郁郁寡欢,心中更是不忍,九珑心中的秘密,定是非同小可,但他也只能狠一狠心,不去理会。五界苍生性命与九珑之间孰重孰轻,原是不可比较,但原承天此刻宁愿存一份私心,只因若失去了九珑,便有天下又能如何

...

癫痫病长沙哪家医院治的好
贵州哪里治癫痫病
汕头妇科医院哪个好
长春哪家牛皮癣医院最好
中牟县第二人民医院怎么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