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阿来西藏天空首担任编剧要干就一定要干好

发布时间:2019-09-18 19:48:06

阿来《西藏天空》首担任编剧:要干就一定要干好

《西藏天空》的主创中,茅盾文学奖得主、四川省作协主席阿来担当编剧一职。荣获了最佳编剧,他上台发表获奖感言依旧不改自嘲风格:“今天早上起来,我突然发现身上发生了我十岁时发生的事情———变声。我想这就是电影的魔力,标志这我一个老头,可以重新进入青春期,重新成长,本来准备了演讲稿,一共三种语言,汉语、藏语、火星语,时长和电影一样,一小时十几分钟,但因为变声了,嗓子哑,说出来很难听,大家不能忍受了,这对我是一种警告,写字的人不要到人多的地方,不要到灯光亮的地方,在家里守着自己电脑就可以了。”

“无论如何,我还是说几句话,我应该感谢所有使这个电影得以成功的,所有关照过它的人,感谢剧组所有创作人员,把我干枯的文字变成生动、有感染力的影像。”简短说完这些感谢,阿来敬礼下台。

昨日,联系到阿来。他说即使当了一次编剧,但本职还是老老实实的写东西,没想过要永久从事编剧行业,他曾婉拒了为自己的小说《尘埃落定》当编剧,也曾斩钉截铁表态:“一辈子不会碰电影”,阿来认为,一部戏很多人参与,表达意见,投资方、导演、演员各有想法,在一起很难处理。

谈到编剧《西藏天空》的缘起,阿来说,因为上影的人四五年来屡次“公关”,多次送过来一个修改了七遍的剧本,让他提出意见。“本来我是拒绝的,但确实经不住导演的软磨硬泡,我就在想,怎么写个剧本有那么难吗?故事不光没有新意,还缺乏生机。在延续了原有的人物关系之后,整体上对故事进行了调整,意在突出平等。将一个主旋律故事讲述得更加血肉丰满,能够突出人的个体生存状态。”

阿来想:干脆自己动手写剧本。但是他提了一个条件,如果他当编剧,立意和主题必须由他来定,影片就必须用他的思路来拍,对方允诺。他就这样开始了自己的编剧生活。

艰难创作

倾注大量情感

要写就一定要写好

编剧的生活确实不轻松,因为《西藏天空》的时代背景锁定在西藏和平解放前,然后整个故事脉络一直延续到上世纪90年代。阿来为了创作《西藏天空》的剧本,使其更贴近历史,首先是去西藏呆了近一个月,他说,“写作一个作品,无论作家和编剧,这方面差别不大,以前我写完后就可以不管了,但是写完剧本之后,还有漫长的拍摄过程,有很多东西需要协调。当编剧与当作家的感受很不一样,编剧完全是操心活。”

“要干就一定要干好。”抱着这种决心,在西藏的那个月,阿来没有闲着,他走访了大量当地老居民,“比如我采访了布达拉宫管理处的主任;我也采访了很多西藏老工人;我还采访了拉萨一位80多岁的老学者,他是专门研究西藏音乐的,电影中不同的场景都会选用不同的音乐。”阿来表示,这些采访细节或多或少在电影中留下了痕迹。

就这样,阿来奔波各地搜集素材,有时冒着严寒在拉萨、山南、日喀则等地,创作可谓历经艰辛,仅剧本就磨了11稿,导演第一次拿到剧本时,长达七万字。

阿来对于这部电影倾注了大量的情感,实际拍摄过程中,他会根据现场情况对剧本进行小调整并和演员交流角色。一次,在拍摄现场,演员正在表演少爷丹增第一次和女儿见面的场景,演员在场上哭,阿来也站在场外默默地抹眼泪。

这部电影通过两个男人的主仆情、兄弟情以及仆人想要回自己平等尊严等种种感情交织在一起,通过两个男人一辈子的情感、命运纠结来真实展现西藏的社会变化、人追求生而平等的自由、经历的种种艰难。为何要用这种感情来表现这段历史?阿来说:“用爱情作为主线容易写得唧唧歪歪,不适宜表现这种庞大的历史题材。用两个男人的情感作为主线,有一种力量感。懂得的人会看得更深。”

对于很多作家也在从事电影编剧工作的现象,阿来说,作家涉足电影创作,肯定是好事,说明业内意识到了编剧的重要性,但作家不能因为经济报酬来放低自己的文学标准。

《西藏天空》在先前的多场内部试映后,得到了以严苛着称的各路评论家、文艺界人士和媒体人的好评,口碑不错。大家不约而同地用“震撼”、“惊讶”来形容他们的观影感受。

“这是近年来少有的具有很高艺术和观赏价值的电影佳作。”

———影评人、四川大学影视艺术系教授峻冰

“很长时间没有看到这样能够让自己的心灵受到震动和冲击的电影了。”

———作家王晓玉

“故事悬念起伏,电影靠故事取胜,能牢牢抓住观众的眼球。”

———影评人“哈迷疯子”

“《西藏天空》的场景让我想起了《百年孤独》,新事物的到来唤醒了这个古老的世界。”

———作家孙甘露

“看了此片很激动,它不同于家长里短、宫廷争斗戏码,好像是一种久违了的经典。”

———作家王晓鹰

成都商报 陈谋

微信小程序如何发布
教育培训微商城
微信卖水果怎么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