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真宝 第十四章 收徒

发布时间:2019-09-25 16:34:40

真宝 第十四章 收徒

安德烈跪坐在地,双眼无神,这打击对他来说太大了。本以为自己可以好好的出一口恶气,却没想到,最终又一次栽倒这个孩子手里

真宝  第十四章 收徒

。特别当看到那射星弩后,安德烈简直想要骂街,二百个金币啊,他从小到大加起来都没见过这么多金币,怎么会被这么一个孩子拿出来,况且他还是个乞丐啊,难不成现在的乞丐都这么有钱么?那到底谁才是乞丐!

安德烈知道自己恐怕是没有机会报仇了,除非自己有一天有大的机遇,才有可能。

星痕拿着射星弩坏笑着走到安德烈身边,伸手在他肩膀上拍了拍:“兄弟,你是第一个能冲破我的机关,逼我拿出射星弩的,你应该感到荣幸,我看你很有潜力,不如当我小弟吧。”

安德烈哼了一声,别过头去,对于他来说,这种夸赞太过太刺耳,他都已经十八岁了,怎么可能去给一个不到八岁的孩子当小弟。

星痕见安德烈不理自己,便叹了口气,缓缓的将手中的射星弩抵在了安德烈头上,手指微微弯曲。“既然你不愿意归顺,又跟我有仇,留下你只会给我添麻烦,真是不忍心,哎。”

安德烈听到星痕的话,双目的余光正好看的到星痕渐渐弯曲的手指,顿时感到头皮发麻,冷汗直流。他害怕,后悔,他内心发誓下辈子一定不当小混混了,更不会连续十三次找一个孩子的麻烦。安德烈的身体微微颤抖着,任谁都能看出他很害怕,他虽然成年了,但在很多人眼中,他也无非就是一个大男孩,在死亡面前,害怕是再正常不过的表现了。

其实,哪怕只要一句妥协的话,他就可以保住性命,但他没有说出来,哪怕他已经怕的要死,可骨子里的骨气,依旧将他的嘴紧紧地闭合在一起。

星痕的手指已经扣在了扳机上,扳机已经开始微微弯曲,那插在射星弩上的箭矢随时可能射出。安德烈脑海中已经一片空白,唯独有的便是自己那越来越大的心跳声还在不停的冲击。

“不是都说死前会看到很多美好的回忆么...为什么我什么都看不到...”失神的嘟囔声从安德烈口中传出。

“原因很简单...”星痕将自己那稚嫩的脸庞贴近安德烈,嘴角带着邪意的笑容道:“因为...这箭是假的!”说完,星痕猛地一扣扳机,只听“砰”的一声,那利箭从射星弩冲膛而出,一下射在了安德烈的额头上。

“啊~”安德烈吃痛一叫,他额头很痛,但也只是痛呼了一声就不再言语,因为他认为自己就要死了,这只是死前的最后一个瞬间。在之前那种精神紧张的情况下,安德烈根本就没有听到星痕最后给他说的那句箭是假的。

“我死了么...为什么还这么痛,不是说被射穿头,只要一瞬就会死亡么...”安德烈心中想到,同时他的余光也扫到了那只射了他额头的弩箭。

“就是它把我射杀了么...我怎么会这么可笑,死在一个像是橡胶做的箭矢上...”安德烈想着想着,突然一怔,紧接着他瞳孔猛地放大,用力的盯着那横倒在地上,身体因为剧烈冲击,而扭曲的不像话的箭矢上。

“橡胶做的!”这一刻,安德烈脑中才突然出现了星痕之前跟他面前喊出的那句话“这箭是假的。”

“啊!小兔崽子!你竟然敢骗我!”知道自己还活着后,安德烈终于彻底恢复了正常的思维,但他却没有因为星痕没有杀自己而对那个可恶的小子有任何感激,反而更加愤怒,这分明是在戏耍他,他要去重新追上那个小子!当然,此时的安德烈内心中并不想把星痕怎么样,只是要好好的教训他一顿,把自己的怒火发泄干净,他虽然是个玩世不恭的小混混,但也懂得饶命之恩,哪怕这并不见得是他想要的,可恩就是恩,有恩就不能以怨报德。

安德烈迅速站起身,他可不想那个滑溜的小家伙跑远了,然而,事情确实超出他的想象,因为星痕不单没有跑远,而且就停在了他身后几步远的地方。

“好小子,你还敢在这!”安德烈怒道,迈步就要追去,然而刚迈出一步,便停下来了,因为他此时才注意到星痕为什么停下来。在星痕面前挡着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这个老者有些微胖,个子也不高,但脸色却很红润,慈祥的笑容让人很容易产生亲近感,正是他挡住了星痕的去路。

“老头,谢谢你帮我堵住这小子。”安德烈看到星痕被拦下,之前的阴郁顿时一扫而空,心中高呼“老天终于开眼一次”赶忙追向星痕。对安德烈来说,这恐怕是几年中最有机会收拾这个小子的一次机会了。

“臭小子,老天都帮我,这次你跑不了了吧。”快步来到星痕身边,安德烈双手相互按了按,发出着清脆的响声。

然而,星痕却没有理会他,只是看着身前的这个老者。这个老者看上去就像一个和蔼的邻家老爷爷,可是星痕却不知为何,有一种很莫名的感觉,像似心惊,却没有恐惧,说是震撼,却并未感到压迫,可明明往边上走一步就能越过的老人,星痕却无法移动分毫,而且让星痕不安的是,这种感觉并不是对方,而是他自己内心中产生的,不是惧怕,而是不愿。

看到星痕没有理会自己,只是盯着老者看,安德烈也好奇的看了一眼老者。

“咦,好像在哪里见过...怎么这么眼熟...”

安德烈又仔细打量了老者下,还揉了揉眼睛,为了让自己看的更清楚一些,而老者也回以了微笑。

“啊!”突然,一声惊叫从安德烈口中发出。

只见安德烈身体颤抖,满脸惊容的指着老者:“艾...艾布纳,艾布纳大贤者!”

艾布纳,这是一个传奇性的人物,这个名字在卢恩王国,足可以和神明媲美。

艾布纳听到安德烈认出自己,笑了笑道:“小伙子,你可愿做我的弟子?”

这句话落在安德烈耳中,就如惊雷般炸开,他的精神有些恍惚,不敢相信对方所说的话,对方是什么身份,而他只是一个无家无业的小混混,有多少达官贵人都想让自己家的子嗣拜艾布纳为师,然而却都被对方拒绝了,对方怎么会看上自己?这不是天上掉馅饼么?而且还是一个特大号的馅饼,直接将将安德烈砸得晕晕乎乎。

艾布纳看着愣在那里的安德烈慈祥的一笑道:“不愿意么?”

“愿意!”这句话几乎是安德烈喊出来的,并且这是他的本能反应,就像条件反射一样脱口而出。

艾布纳点了点头道:“好,那你就是我的五弟子了,你叫什么?”

“我叫安德烈!”安德烈此时才恢复了神智,他偷偷捏了自己大腿一下,痛得他倒吸一口凉气,冷汗布满额头,才敢确定这不是在做梦,一切都是真的,只不过太不真实了。

“恩,你过来。”艾布纳向安德烈招了招手。安德烈立刻小跑了过去,他很想用走的,不显得这么毛手毛脚,可他却控制不住自己心中的澎湃,就算极力的克制,仍然是连蹦带跳着赶过去的。

站在艾布纳身边的安德烈此时也看见了安德烈身前的星痕。此时星痕正眯着眼,嘴角微微下弯,嘴唇微微撅起,一副不高兴的样子。在安德烈看来,这肯定是在妒忌自己的机遇,顿时安德烈觉得自己对于这小子的怒火全都消失了,得意的向他扬了扬下巴。

“老头,你干嘛挡着我的路。”这时,星痕开口了,他刚一开口就差点惊掉了安德烈的下巴。

还没等艾布纳开口,安德烈就大叫道:“你个臭小子,怎么能这么跟大贤者艾布纳说话!你你你!快道歉!”

星痕瞥了他一眼,嘴角微微一扬,同时将手中的射星弩抬起来,晃了晃,一副似笑非笑的样子,气的安德烈满脸通红,哼了一声不再言语。

这时,艾布纳对星痕笑道:“你愿意做我的弟子么?”

安德烈眼睛瞪得贼大,他不敢相信,艾布纳竟然还要收星痕当弟子,而紧接着星痕的回答更让安德烈吃惊。

“你能给我钱吗?”星痕很认真的看向艾布纳。

“你为什么需要钱?”艾布纳笑问道,并没有因为星痕的话很唐突,而有丝毫不悦。

“有钱就什么都有了,而且还会有安全感。”说完,他再次将射星弩在安德烈面前晃了晃,把安德烈想要出口反驳他的话,硬生生的给憋了回去。

“我没有钱,但是我知道你通过乞讨去赚钱是不对的,赚钱要靠自己的双手,要靠自己的能力,而不是靠着别人施舍。”艾布纳笑着说道。

星痕听后,不满的哼了一声道:“找别人要也是通过自己的能力,有什么不同,而且我挣得很多,不用你多管闲事。”说完,伸手就像艾布纳拨去,尽管瘦弱的他根本没能将艾布纳与安德烈拨开,只能自己从二人中间钻过,但还是要用行动证明他的不满。

看着星痕渐渐远去的背影,艾布纳突然大声道:“如果我帮你证实了乞讨不是长久之计,你是不是就肯做我的弟子了?”

星痕听后并未回头,只是摆了摆手道:“那就先证明给我看看再说。”

黑龙江虹桥医院口碑咋样
黑龙江虹桥医院口碑如何
黑龙江虹桥医院的口碑
黑龙江虹桥医院口碑怎样
黑龙江虹桥医院的口碑如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