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雄狮这部北美版失孤尽管奥斯卡多项提名也避

发布时间:2018-12-01 19:03:38

雄狮这部北美版失孤,尽管奥斯卡多项提名也避免不了国内遇冷

导语

有人说,《雄狮》不是今年奥斯卡最好的电影,但一定是最有人性的一部。

《雄狮》拿下了6项重磅奥斯卡提名:最佳电影、最佳男配、最佳女配、最佳摄影、最佳原创音乐、最佳改编剧本。

IMDB 8.0分,烂番茄86%的新鲜度,而豆瓣上却只有7.3分。6月23日上映至今累计票房 1055万 。这么多年来即使奥斯卡是电影界的风向,也没办法左右一部片子在国内票房的遇冷。

《雄狮》这样的故事中国并不陌生

男孩只要回家,作者要说的话也不多,他就是投入主人公单纯固执的情感世界,与人物同呼吸。

而这,是最大的尊重,最合适的平等,最深切的。

叙事的“粗线条”恰是它體现这种“态度”的方式,比如白人妈妈的“使命感”,领养兄弟的精神问题,成年主人公跨肤色的恋爱等等,都是点到为止,包括那个印度“焦圈儿”,就那么实在用了一下。

这片子态度特别好。把那些可能引起意识形态反感的东西全都扔到故事外边。又一点不局促,有种非常从容的广阔视野。

这样的故事中国不陌生,但我们讲不出来,我们的“观念”太多。

明明被人带出收容所就意味着被收养,有了新的家庭,然而,每一个被“请”出去的孩子,都显得那么的抗拒,不得不令人心生疑问。联想一下那些好心人的举动,再看看这句“天亮之前带他回来”的台词,其实真相已经不能更明晰了。印度的儿童性交易一直以来是根深蒂固的社会问题,而走失的儿童更是弱势群体中的弱势。由于法律的不完善和处罚措施的不到位,连执法部门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更不用提那些试图从中谋取金钱利益的所谓“社会机构”了。

于是,观众刚刚差点就放下的心又重新悬了起来,揪心到甚至都忘记了,幸运的小萨罗最后是被澳大利亚夫妇收养了,才有了后面的故事。彷徨来源于没有方向感的惶恐,失望来源于不知道是否可以找到的机会渺茫,当无数次的失望演变为绝望的时候,Saroo很有可能会变成他养父母领养的哥哥一样,这个角色的设定,就是走不出来的人,便是困斗之兽。

你不知道他会不会放弃寻找,也不知道他寻找到家之后家人是否还在原地等他。每一秒都如主角般忐忑,仿佛寻家的人是自己。

社会问题无论怎么被忽视

都是生存的真相

陈可辛导演的《亲爱的》。同样也是走失儿童的故事,同样也是让人揪心的情节,同样也是偏克制的表达。但两部电影最大的不同在于,视角的选择。

《亲爱的》从成人的角度出发,着力点是在亲生父母寻子和所谓养母的矛盾上,更多的时候,是让人对人贩恨得咬牙切齿。

而《雄狮》则选择从孩子的视角出发,从小萨罗的一路历险中,再牵出社会现状、法制漏洞等更深层次的议题。

《纽约时报》的影评人说:只要你曾经是个孩子,你就会被这部电影深深震撼。

当然,这个角度的选择与原著《漫漫回家路》来自作者的一段亲身经历有关。不过,不得不承认,这个视角的选择,是正确并且成功的。

而这部电影让我感到震颤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这又是一部在好莱坞主流电影圈引起极大关注度的,以印度演员为核心、主要故事发生地都在印度的电影。尽管本片的官方出品国家是英国、美国和澳大利亚,但显而易见的,尽管本片描绘了印度社会的一部分黑暗面,但印度方在这部电影上投入的资源,不可谓不多。

成年萨罗的饰演者,90年出生的印度裔演员戴夫·帕特尔(Dev Patel),也既《贫民窟里的百万富翁》之后,再次受到主流好莱坞的广泛关注,提名了奥斯卡的最佳男配角。

上一次与印度有关的电影受到奥斯卡的关注,是《少年派的奇幻漂流》(2012),获得了奥斯卡最佳影片的提名。而上一部与中国有关的电影在好莱坞走得最远的,还是《卧虎藏龙》(2000),至于华裔演员在好莱坞的戏路,就更不必多说了。

前一段时间的《摔跤吧爸爸》,现在国内累计票房接近13亿,作为印度神作已经大大刷新了国内观众对印度电影的观念。而更引人深思的是各种各样的社会问题。所谓的“批判”,绝对不该是把某种思想景观式地抽离出来。有时候,我们太容易用理智去切割这些故事了,社会习俗、文化期待、个体私欲,无论怎么被忽视,都是生存的真相。

中国观众对奥斯卡电影大多不买账

近年来,奥斯卡获奖影片引进中国后,绝大多数票房惨淡,几乎没有破亿的片子。

再早之前,从1994年开始,内地对奥斯卡影片的引进先例并不少,但是许多影片的票房并不如意,这些影片虽有奥斯卡的光环笼罩,但中国观众却并不买账。

上海的国民大戏院在开张首日就放映了奥斯卡获奖影片《七重天》,孤岛电影时期是奥斯卡电影在中国的辉煌期,《魂断蓝桥》、《出水芙蓉》、《一夜风流》等影片都受到了中国观众的好评。

《魂断蓝桥》

据统计,当时上海各大影院放映的电影中好莱坞影片占了85%,对好莱坞电影的高度认可和中国内地电影市场的匮乏为这一时期奥斯卡影片在中国的盛行奠定了基础。

直到1979年中美建交,一系列奥斯卡获奖影片如《骗中骗》、《桂河桥》、《巴顿将军》、《甘地传》、《乱世佳人》在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展映。但由于上映范围较小,并未引起真正的轰动。

虽然中国电影一直是无缘奥斯卡的状态,但和以往“高冷”的形象相比,最近几年,奥斯卡有好几部影片都已经在国内上映。比如,获得奥斯卡最佳动画长片奖的《疯狂动物城》、获得最佳剪辑&最佳音响效果奖的《血战钢锯岭》、获得最佳音效剪辑奖的《降临》、获得最佳服装设计奖的《神奇动物在哪里》以及斩获六项大奖的《爱乐之城》等等。

《神奇动物在哪里》

不过,文化差异使然,奥斯卡老旧学院派所青睐的与中国市场所偏爱的,常常背道而驰。首先,奥斯卡奖历来注重表彰人文上的艺术成就,因此那些引进的最佳影片大都在艺术上可圈可点,但同时题材也相对狭窄,艺术片居多。

另外,奖项与票房并不能划等号。国内很多电影节的奖项,比如香港金像奖、台湾金马奖,他们对于影片的获奖提名审评就有一定的差距,但这些获奖电影的票房很大一部分并不乐观。而票房高的电影无非是商业片带头,获奖电影则以艺术片居多。

换句话来说,《雄狮》这部电影是有力量且温情的,票房只能说它不足够商业化,不足以在市场立足。但它讲述的寻回、追寻的故事,确是足够感动观众的。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