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傍上女领导第96章四十岁的女人就该死吗

发布时间:2020-01-25 09:26:14

傍上女领导 第96章四十岁的女人就该死吗

第96章四十岁的女人就该死吗

“姐,你按你的想法去做吧。..不用管我了,再说了,做不做大书记的秘书,我现在真的很淡定了,没那么强烈的想法,而且留在林县继续锻炼着,也不是什么坏事。只是你自己要保重,老爷子极不可能是不会答应你再回到京江工作的,你还是要有心理准备。”刘立海安慰着冷鸿雁,只要不是为吕薇的事情,他就觉得没什么了。

“姐知道。大不了,离婚吧。”冷鸿雁突然说了一句,吓得刘立海赶紧说:“姐,做不得,真的做不得的。你一定要三思,这事冲动不得。老爷子是一个要面子的人,你这样做,他,他一定会很难过的。”

冷鸿雁没想到提到离婚时,刘立海的反应这么强烈,他还是担心她离婚,还是担心她影响到了他。不知道为什么,冷鸿雁的心突然很痛,很痛,她多希望这个小傻子说一句:“离就离吧,不爱的婚姻守着也没意思。”她多想从他的嘴里听到这些话啊,可是,可是一切不是这样的,为什么一切不是她所希望的一样呢?这个小傻子难道还不知道她想离婚是因为心里还装着他,容不下老爷子这个人吗?

是啊,将军夫人这个贵冠多荣耀啊,冷鸿雁一度也以为她喜欢这份荣耀,一度也渴望着早点结婚,早点成为名正言顺的将军夫人,可真正有这么一天的时候,她才发现,这个将军夫人不是那么好当的,她需要放弃一切的自由,需要如个花瓶一般笑着,娇艳着,只为了给这个男人爽心悦目,只为了让这个男人需要时满足,满足-----

冷鸿雁沉默了,刘立海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是他让她生气了吗?

之间出现沉重的呼吸声,在刘立海的耳朵里却那么尴尬,他努力地想着,怎么样说服冷鸿雁呢?于是又忍不住说了一句:“姐,你都四十岁的女人啊,折腾不起。而且女人到了四十岁,就不能再如小姑娘一般想法太多的。”

如果刘立海的前一句话让冷鸿雁心痛,他的这一句话,就让冷鸿雁恼羞成怒了,她对着喊:“四十岁的女人怎么啦?四十岁的女人就该死吗?难道四十岁的女人全是垃圾,听任你们男人想留就留,想倒就倒!”说着,不等刘立海说话,她就气呼呼地挂断了。

因为一大早老爷子起床走了,说是去战友家探望这家人,而且还感叹地说:“雁雁,人生无常啊。我今天能送战友最后一段路途,明天还不知道谁送我最后一段路途呢。所以,你要好好陪着我,让我过几天舒心的日子好吗?”

冷鸿雁就是被纪老爷子的这话搅得毫无睡意,是啊,政治是如此无常的一个东西。越高层,这个无常越难以捉摸。那么重要的一个人物啊,过几天大报小报,满版都会报道某某师令因病治疗无效而死。

这些以前在冷鸿雁眼里以为是真实的事情,背后却藏着这么多的杀机。也不怪老爷子有这样的感叹了。可是老爷子再多的感叹,对于冷鸿雁来说,只是听着,却不能引起她内心强大的波动,她便知道,她真的不爱这个老头子,不爱。

他的处境,他以后的种种,她好象从来没有认真去想过。她除了给老爷子一个撒娇的笑脸,除了想着让老爷子开心外,她真的没把她和他紧密联系在一起了。

这就是夫妻吗?冷鸿雁有些迷茫了。当然了,在这样的时候,她不敢也不会提她的想法,可这个想法压得她难受,这个想法这两天直折腾着,于是,她就想给小傻子打,哪里想到,他竟然是这样的语气,这语气让她的心烦到了极点,也悲痛到了极点。

她实在忍不住发火了,是啊,她的火除了对着刘立海发外,她还能对谁发呢?如果真要守在家里,她将来有火的时候,又该朝着谁发啊?老爷子显然是不能接受她发火的一面,他要的就是她作为女人的一面,越小女人越让他喜欢的一面。

冷鸿雁一直在老爷子面前收着她的另一面,她在他面前装着,藏着,她和他是夫妻啊,天天守在一起,她能藏多久呢?所以,她想工作,当然她需要自由,更需要和小傻子在一起的日子。这样的日子,她才有活力,有盼头。可这个小傻子张口就是四十岁的女人,四十岁的女人就真那么老吗?那么出不了台面吗?

冷鸿雁的自信和伤心被刘立海打击了,她一挂掉,就狠狠地把丢在了床上,有哭的感觉啊,她怎么总比这个小傻子折腾成这样呢?

冷鸿雁伤心的时候,刘立海却接到了吕薇的,这个早晨是怎么啦?怎么两个女人约好似的打呢?

刘立海这么想着的时候,还是得接吕薇的。一通,吕薇就问:“一大早和谁通话呢?”

刘立海一愣,不过很快便说:“冷姐打来的。”他不想瞒着吕薇,他也想用这样的方式提醒吕薇,他和她之间必须有一定的距离,他和他的冷姐随时会打的。

刘立海的话一落,吕薇极为不舒服,她其实知道这个应该是冷鸿雁的,这么一大早,除了她还能有什么呢?林县这两天也没什么大事啊。她明明知道,还要去问,而且问的时候,还希望刘立海能够撒谎一下,能够不这么直接,可这个男人,居然在她面前,连撒谎都不愿意啊,可见她在他心里的地位多低。

“如果刚刚打的是我,现在问你这个问题的是冷鸿雁,你会如何回答?”吕薇不冷不热地问刘立海。

“你希望冷姐知道我和你之间的关系吗?”刘立海有些不高兴地问。

“我就该一辈子收着、偷着、藏着的吗?”吕薇也带着情绪的说。

“你们女人怎么这么麻烦,这么多事呢?你不会一大早打来就是为了问这个无聊问题吧?有意思吗?”刘立海的语气也不好,说话很冲,气得吕薇“啪”地一声,把给挂了。

一大早,两个女人都被刘立海气得挂掉了,这让他无端地心情坏到了极点。他没办法继续睡觉,起床洗唰完毕后,就往的食堂走去。

没想到在食堂里又遇到了马锦秀,这让刘立海头大了啊,今天这是怎么啦,怎么与女人这么有缘呢?平时在这个点上,很少遇到马锦秀的,马锦秀来食堂吃早餐的日子本来就不多,而且这个点还算早吧,他满以为不会遇到谁呢。他今天这种心情,任何人都不想应酬。

刘立海想躲,有意慢腾腾地,想等马锦秀买好早餐,去别的餐桌坐,他就可以少和马锦秀呆一会儿,可是马锦秀见了他,偏偏示意他过去和她一块吃,搞得刘立海没办法,只得端着早餐去了马锦秀旁边。

刘立海一坐下,马锦秀就问:“小刘,今天怎么这么早呢?”

“我看错时间了。”刘立海笑了一下,望着马锦秀说着,他只能用这样的借口,看来平时马锦秀不是没在食堂吃饭,而是有意来得早,错开人群。

“马大姐一直都这么早?”刘立海又客气地问了一句。

“是啊。人老了,睡不着。还是年轻好啊,贪睡。现在我想多睡一下,也睡不着啊。何况,事太多,哪里敢睡呢?”马锦秀说这些话时,有意无意地扫着刘立海,扫得他极为紧张着。

刘立海便一边打着“呵呵”,一边装着吃饭,尽量不看马锦秀,但是他清楚,马锦秀话里有话,而且对于顾总的离开,她还是怪着他的。别看昨晚,大家都没提这事,但是马锦秀大约希望他给个解释吧。

刘立海如此想着,可是他又该怎么解释呢?这事情到了这一步,他解释有用吗?可是他不说话也不行啊,只好抬起头,看着马锦秀说:“马大姐真会说话,你这么年轻啊,哪里老了?”

马锦秀一见刘立海这么说话,竟然就笑了起来,大约女人都喜欢男人夸自己年轻吧,马锦秀也不例外,至少她笑得还是很开心的。这么一来,刘立海才轻松了一下,只要不谈工作,他愿意再继续夸着马锦秀。

“马大姐,我可是说真话,你真的显得很年轻啊。”刘立海继续强调着,仿佛他没有拍马屁,说的就是千真万确的事情。

“小刘,越来越会说话了。”马锦秀继续笑着说了一句,“不过,你准备,准备,哪天去见见孟秘书长吧。”

马锦秀说后面的话时,收起了笑容,一脸的认真相。这样子,这突然的话,让刘立海一时半刻不知道如何接了,愣在哪里发呆。

“怎么啦?”马锦秀一见刘立海这样子,笑着问。

“你不怪我?”刘立海试探地问了一句。

“我怪你什么?”马锦秀反问了一句,或者她是有意反问吧。刘立海想,不过话说开了,他还是接着说:“顾总今天离开林县,我等会去送送他吧。这事,我也挺抱歉的。”

“小刘,其实谁家来投资我都欢迎,只要有人来就行了。所以,从某种意义来说,我还得感激你。纪家公子的实力显然比顾总大,我哪里会怪你呢?我感激你才行呢,没你在中间周旋,纪家会这么快下决心来吗?而且顾总是他自己要退出,不是我们赶他走的。方方面面都有面子,这样的事,我是真心要感谢你的。”说着,马锦秀端起了牛奶杯子,一脸笑地看着刘立海说:“来,敬你一个。”

云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长春华山银屑病医院的专家有哪些
白癜风有遗传吗
菏泽能治牛皮癣的医院
东莞牛皮癣医院都有那些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