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修真的名义第八十一章月黑风高

发布时间:2019-11-19 22:28:42

修真的名义 第八十一章 月黑风高

接近丑时,戴岩离开。

“范厨师,这么晚……这么早出门啊

?”后门的护院家丁惊讶地看着他。

“唔。”戴岩含混地应了一声。

那护院有些奇怪地望着“范厨师”的背影,随后打了个哈欠,又靠墙坐下。

出北门的时候,城门两名守卫也有些好奇,但通常来说,他们不会盘问出城的人。

戴岩找到万兽门交接情报的秘密地点,将最新获得的情报放了进去。

在这份情报的最后,他写下了今晚的危局。

“若无新的情报,则吾已丧身。”

想想自己的结束语,戴岩都有点悲壮的感觉。

手伸进石缝,突然微微一颤。

石缝里已经有个纸包了?

难道是那鹰部的女同僚上交的情报。

戴岩忙把那油纸包取出。

油纸包并没有加封,戴岩也就不客气了,直接拆开。

“木棉县城新据点:城西磨刀巷,单幅门神。”

包内的纸条写得很简单,却让戴岩差点大喊出来。

新据点建起来了,咋不通知俺一声?

好吧,这不是通知了么。

是戴岩自己没空天天过来看消息而已。

“早知道这样,我上那据点找救兵去啊!”戴岩后悔得肠子都青了。

不过话说,这几天也没听人说起过万兽门入驻木棉县,按理说这是可以上头条的大,毕竟万兽门是十大势力之一呢。

所以只有一种解释:这是秘密据点。

不敢公开的据点,应该没什么高手吧。

戴岩现在也可以放弃冒险,回城与据点的同门会合。

但这样一来,会同时激怒荆长焕和杨管事两名筑基期。

假如新据点里没有两名筑基期座镇,就危险了。

关键是不划算。

好容易促成的机会,不赌一下怎么甘心。

没太多时间考虑,戴岩就地卸妆,重新易容。

之前易容成二厨梁满仓的模样,只为了骗骗守门人,要见正主,还是得换回来。

全速奔跑,从北城门到西城门,只花了一刻多钟。

到了约定的虎头山山腰瀑布处,并没看到人影。

“师父,在么?”

“荆大侠,在么?”

问了几声,没有回应。

戴岩缓口气,然后坐了下来。

一边观想女娲娘娘的形象修复神魂,一边使出洗耳技能。

瀑布并不大,但听力加强后,耳朵里的水声有如雷鸣。

山林中的鼠虫鸣叫,也此起彼伏。

在这样的环境下,想发现一个有意隐藏的修士,太难。

尤其是筑基中期以上的修士。

戴岩这一坐,足足过去了有半个时辰,毫无异常。

筑基期高手,没理由为了一个练气期小子,屏息这么久。

“约定时间已过,确实没人……”他缓缓睁开眼,流露出复杂的情绪。

杨胖子没来,那个冷傲的荆长焕也没来。

这是什么情况?

所以说,这场危机过去了?

可是戴岩完全没有庆幸的感觉。

咱紧张了这么久,就等着挨上一刀了,你们放我鸽子?

给个痛快行不行?

现在已经是寅时,按地球算法是凌晨三点多,回去还能眯一会儿。

戴岩叹口气,站起身,准备下山。

“这就等不及了?”一块大石后,突然响起冰冷的声音。

杨国汉肥胖的身影,出现在月色之下。

他什么时候到的,戴岩完全不知道。

这就是筑基中期的实力啊。

戴岩身体一阵阵发寒,脑子飞快转动。

还好,杨国汉可能来得比较晚,好像并没听到戴岩之前叫“荆大侠”。

“昨天我可是在这里等了你近一个时辰!”杨国汉目射火光,他是真憋着一口气来的。

“咳,师父,我也不想啊。”戴岩捂胸咳了一会儿。

“行了,我不想耽搁时间,你先把自己会的东西都使给我看,包括口诀。”杨国汉哼道。

“是。”戴岩开始摆架式,无敌风雷掌缓缓使出。

“这破玩意儿以后都别练了,我会传你新的战技,现在你把处理食材的功法,对着地上的草用一遍。”杨管事喝住了他。

戴岩应了一声,开始用“炼豆术”。

“我都说了,包括口诀!”杨管事怒了。

戴岩啊了一声,摸摸头,准备装一阵子傻。

“你不把自己会的东西给我看,我怎么教你!”杨管事两眼一瞪。

“我的这门技术,师父你应该也会吧,我其实答应了别人,不会把她的技术泄露出去。”戴岩迟疑道,“要不然,师父你说说你知道的口诀,如果跟我的相同,那就没问题了。”

“跟我耍滑头?”杨管事手掌咔咔作响,朝戴岩走近。

戴岩下意识往后退。

没几步,就听见脚下传来哗哗水声。

再往后,就是瀑布形成的水潭。

“哎呀,我的秘籍要被打湿了。”戴岩从怀里摸出一本书,惊慌地道。

“嗯?”杨管事停下脚步。

看戴岩那笨手笨脚的样子,书随时可能掉水里。

“你过来,我先说我的秘术。”杨管事突然道,“其实我们的术法可能不尽相同,但原理应是相通。”

戴岩哦了一声,向前进了半步,便不再动。

杨管事眉头一挑,念了几句口诀。

戴岩翻开自己的书,也念了几句。

果然,不一样。

其实这个结果,双方都料到了。

如果真是同一种手法,那天杨管事也不会露出贪婪的眼神。

“你那所谓秘籍,水平不够。”杨管事摇摇头,“你给我看看,后面是不是也这水平。”

戴岩哦了一声:“师父,你有没有带你的秘籍过来呢?”

杨管事眼睛一翻,声音里喷射出怒火:“你还好意思一口一个师父?跟我讲条件!”

“这么说,师父是带着秘籍的,有没有炼丹术?”戴岩呵呵两声,像傻子一样自说自话。

“嗯。”杨管事鼻子哼了一声。

“那我就放心了。”戴岩将手中的书抛了过去,“那师父你的呢。”

杨管事接过书本,看了一眼:“炼豆术?这么土的名字。”

“那是一位前辈传给我的,她在我们镇上卖了几十年豆腐,她对我特别好……”戴岩絮叨着。

“我听够了。”杨管事翻了几页,缓缓抬起头来:“你,可以去死了!”

“轰!”戴岩被一股巨力抛起,扑通,栽入水中。

石家庄哪家医院能治好癫痫病
云南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宜昌整形美容医院哪家好
茂名市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莲花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