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御毒问天 第508章 偶遇云家人

发布时间:2019-12-04 15:45:21

御毒问天 第508章 偶遇云家人

“为何你还活着?”落地之后,云酒脸色一阵惨白

,他颤抖的右手就指着身穿一身破旧白衣的青年男子。

他比印象中高了许多,比印象中更加老成,一成不变的是他的境界永远是捉摸不透的,他的气机,一直都是令人心惊胆颤的。

云家的几名晚辈捂着伤口站立起身,一人领头对着那白衣青年作揖致谢:“多谢这位朋友出手相助,这些肮脏的烹尸帮帮众,在我桑国早就是过街老鼠了,你帮我云家,就是帮桑国,你放心,我定会禀报家族,给你一袋银两作为犒劳。”

那白衣青年只是轻轻的哦了一声,眼神当中闪烁的是极为复杂的情感。

云酒再看不下去,冲上前来将那白衣青年双臂紧紧箍住,与他面对面的喊道:“你告诉我,你为何还没有死?”

云家的几名晚辈面面相觑,外围的看客是指指点点。

“云酒,你做什么,难道你认识这位朋友不成?”

云酒心中仿佛卷起了惊涛骇浪,一种久违了的熟悉感令他心头颤动不已,他刚准备开口将面前这人的来历说个清楚,谁料那青年男子却是轻笑着摇了摇头。

云酒愣神,松开了云书,他知道,对方不想让人道出他的来历他的姓名,可为何?为何最先回归的不是云戎,而是云书?

可笑那云家的几名晚辈还在笑问客从何处来……

对于云书来说,这里一切都变得如此陌生。

境界的提升,心境眼界也随之提升,曾经这些将自己奉为天之骄子整日想着讨好交好之人,在自己鉴心之后纷纷翻脸不,这些曾经的好友族人,在自己被放逐之时,从未有一人出手相助,甚至未曾出口仗义执言。

如今,云书对他们的恨淡了,情感也淡了,现在恐怕也就只有云书自己知道,这是他们的天大损失,而不是他云书的错。

望着云书站立在眼前,云酒感觉面前就仿佛耸立着一座巍峨的大山,让他有些喘不过气来,但他依稀记得,云书是废心之人,是上了战场九死一生的可怜人,为何他活着,为何他看起来更加高深莫测了?

云酒不信邪,做出了出乎众人意料的一个动作,一声不吭就在云书的侧面出手,一阵携带强风的右拳狠狠的打了出去。

几名云家晚辈见状,瞠目结舌,还未等他们做出反应,却见白衣青年动身了,他的身躯如同灵巧的鸟儿一般,向后荡漾而去。

云酒拳头上的风刃开始激荡而出,云书向后退去,他就紧追不舍,吓得人群立刻散开一条道路,就在云酒准备爆发出更为强大的心力之时,却见白衣青年轻轻伸出右手的一根手指,随后以极为迅捷的速度向下狠狠点。

一指破一拳,一招之下,强拳上的风刃尽数瓦解,甚至连带着云酒身上的气机都被打的溃散开来。

一指压下,云酒竟是丝毫没有抵抗的能力,身躯向前狠狠爬了下来,摔得七荤八素。

却见白衣青年潇洒负手而立,用冷漠的眼神望着他。

一个照面,云家后起之秀云酒便被打的丝毫没有还手之力,那几名云家晚辈顿时呆若木鸡。

正在众人不知所措的时候,却听闻身后一阵嘈杂,姗姗来迟的守城侍卫簇拥着一名素黄衣物的姑娘迈着整齐的步伐而来。

姑娘正是先前在校场寻云酒来助战之人,此时见到云酒竟然狼狈倒地,露出了一脸不可置信,她带着诸多守城侍卫上前来之后,盯着云书与那五名倒地的烹尸帮,大喝一声:“钱百夫,速速将这些人拿下!!”

“等……等下……”云酒还想说些什么,却是为时已晚,上前去准备捉拿云书的几名侍卫,仅仅在云书一个转身的功夫,便被一股强大的气息直接甩上天空,随后重重的落在了人群当中,这一动作,惊得四周之人纷纷撤退,同时还有人拍手惊呼。

“地庸?你进阶地庸了!!?”云酒已是惊讶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好似五雷轰顶,明明这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却又是他意料之外的事情。

“地庸……”众人纷纷再退,对着不知何处来的白衣青年充满了敬畏,却又满满的都是羡慕之情。

如此年轻,便是地庸?

身穿素黄衣物的姑娘脸色一正,竟是毫无畏惧,娇喝道:“地庸如何?我王城还怕地庸不成?”

云书看了一眼这名毫无畏惧的姑娘,破天荒的微微一笑,没有与之计较,而是转头望向如死狗般横七竖八躺在地上的五名烹尸帮弟子,开口说道:“带我去见你们的副帮主。”

说罢,云书右手一挥,解药洒下,这些瘫软无力的五名烹尸帮帮众这才忽的从地面上弹了起来,一脸诧异的望着云书。

“带路。”

“你小看我们烹尸帮了,我们……”

“唰……”第一个想要违抗云书之人,只见云书袖口一甩,这人便直接被一阵袖里风将脖子生生转了三圈,当场气绝!

这一动作,不仅威慑了剩余的烹尸帮帮众,更是让那些蠢蠢欲动准备对云书出手的王城侍卫安静了下来。

“带我去见副帮主。”

第二名烹尸帮帮众,咬牙切齿的冲了上来,似要准备出拳,却是在袖口当中忽的砸出一个瓷瓶,在半空当中以掌风炸裂开来。

黄衣姑娘惊呼一声:“小心,有毒!!”

而云书的回应极为简单又是一阵袖里藏风挥舞而出,这一次,这名不识好歹的烹尸帮帮众是从腰部被硬生生扭转了三圈,并未死绝,痛苦在地面上惨叫挣扎。而云书,即使被那瓷瓶内的毒洒在身上,也丝毫不为所动,如同没事人一样站立原地,询问第三人。

“毒,无效,他也是用毒之人,而且毒功在我们之上!!”

有一位细心之人察觉到了什么,窃窃私语道:“他只问副帮主所在,却未让我们带他去寻帮主,他难道……”

剩下的三人望向云书的眼神当中藏着深深的疑惑与忌惮。

云书没有回头,与身后的云酒几人说道:“告诉桑王老儿,老子明日就去寻他,让他洗干净脖子等着便是……”

此言一出,惊动一片,如同炸锅了一般的民众纷纷咋舌惊呼,更是让云酒当场脑子嗡嗡作响。

“你是谁,你可知你说的都是大逆不道之言,此处乃是桑国,此地乃是王城,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你一地庸之能,又如何能与一国之君对抗?你未免太自信了!”黄衣女子开口怒斥,被那云酒死死的拉向身后,可她还是挣扎着将自己要说的话说完了。

剩下的诸多侍卫纷纷准备,心力阵阵荡漾,准备将这口出狂言的小子拿下。

而在这时,云书的袖口当中则缓缓爬出一只不起眼的小虫。

在众目睽睽之下,在众多侍卫包围当中,一个眨眼的功夫,云书夹带着另外三名烹尸帮帮众,消失在了眼前。

云酒握紧的双手颤抖:“不会错了,绝对不会错了。”

姑娘道:“云酒,他是何人?”

“还什么何人不何人的,速速去禀报族长,就说桑国大难,大祸临头啦!!”

“一个地庸虽厉害,但我们桑国并非没有能人,你怕个什么,你云酒平日里的豪情都哪里去了?”

“什么地庸,什么豪情?”云酒难得情绪失控,歇斯底里的喊道:“这分明是虚海归客,快去禀报啊,倘若有办法,让云戎速速回归,否则,桑国怕是要亡了!”

长春银屑病吃什么药好
韶关市第一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安庆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贵州癫痫病医院在哪
南宁治癫痫到哪个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